第一七六师在武汉外围的作战

文章来源: 《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上)》    发布时间: 2022-05-27 09:29:10    浏览量: 5358
梁德家
(时任一七六师通信连少尉排长)
 一、赴鄂东布防
1938年5月下旬,自徐州会战后.日军乘隙攻略长江北岸桐城、安庆、潜山、太湖、望江等地,继而占领了皖西宿松、鄂东黄梅一带地区,欲与南岸敌军相互呼应,并肩溯江西进,直逼武汉。此时武汉上空黑烟滚滚,战云密布,已处于大雨欲来来风满楼之势。
1938年7月底,第四十八军第一七六师刚休整改编为二旅四团制就绪,旋奉第十一集团军李品仙总司令命令,饬开赴鄂东广济(今为梅川镇)集结,准备参加武汉会战。师长区寿年受命于8月2日由河南固始县率部出发,官兵英姿勃勃,心如飞箭,步似流星,匆匆穿越豫鄂皖边区大别山。放眼望去,大别山峰峦起伏,层林叠翠,百花争艳。旖旎壮美的山川风光,既鼓舞我们杀敌的勇气,又增添萦怀眷恋的深情。时值三伏酷暑,骄阳似火,炎气逼人。经十多天长途跋涉,朝行暮宿,于8月14日全师到达湖北广济县。
广济县城外山岭绵延,城内大街小巷一片荒凉,已无行人踪迹,像个沉寂的"死城"。近半个月来,敌机不断轰炸,老百姓都逃到乡下避难,街上的房舍被炸得东倒西塌,炸死的尸体无人收殓。值此炎热天气,部队从街上经过,尸体已散发出恶臭。目睹此种惨状,官兵无不义愤填膺。师部进至城外通向黄梅大路1.5公里处,宿于左边山林间。第五二三旅进出金镯铺一带向黄梅方向警戒,并搜集当面敌情。日间敌机沿着大路侧着机翼低空来回侦察,当时我带着驳壳手枪站在小山坡树荫下,看到驾驶员的气焰清晰可辨,几乎伸手可抓,其肆无忌惮的嚣张情景令人咬牙切齿,真想举枪扫射一阵,但想到师长的禁令怕闯军纪红灯,只能忍气吞声罢了。
二、攻取葫芦岭
黄梅、宿松一带有日军旅团守备,主要是固守两县据点,掩护其后续部队登陆集结,然后溯江西进与南岸敌军并肩围攻武汉。当时第十一集团军总部的作战方案,是要掌握主动权,趁敌后续部队尚未到达前采取先发制人之手段,首先将该敌包围,逐步压缩至源龙湖一举歼灭之。
8月l6日,第一七六师奉总司令部命令,向黄梅守备地区之敌攻击。第八十四军军长覃连芳下辖的刘任之第一八八师、凌压西之第一八九师进攻宿松,互相配台将该旅团压缩到湖中歼灭之。当时第一七六师正面之敌兵力部署是:一个大队据守城外高地葫芦岭;另一个大队据守松山咀据点;联队率一个大队驻守黄梅城内。区寿年师长受命后,饬谭何易副师长代理第五二三旅旅长,为第一线攻击部队,另配属两门战车防御炮。第五二四旅由宋世科旅长指挥,为师的预备队(缺第一〇五五团)。
17日中午,师部向前推进至离金镯铺两公里时,即向左侧进入山林宿营。大路右边是连绵的石山岭,左边是坭坡地,两旁长满野生乔木丛草,沿途除金镯铺可见外,其余村庄农舍皆隐蔽于左边绿林翠竹问。谭代旅长于黄昏前抵葫芦岭西南坡后,即令第一〇五二团为进攻葫芦岭第一线部队,第一〇五一团为旅预备队。第一〇五二团陆团长侦察葫芦岭阵地前是一片已收割的开阔旱地,间有些小岭坡,主阵地左侧一山麓下是很多高矮不等的岭坡,有敌军防守。其攻击部署是:以第一营为左纵队,先夺取山麓据点后乘胜向主阵地突击;第二营为右纵队,除以火力制压正而之敌外,相机以火力支援左纵队战斗;第三营为预备队。天黑后,第一线部队进入预定的攻击位置,步炮随即放列,观测好射击目标,战防炮亦在大路两侧筑好安置炮位,准备翌晨开始攻击。我率领两班通信兵,随谭副师长在岭坡上选择有树木的洼地开设交换所。
翌晨东方泛白,我军开始炮击敌阵地,但不闻敌炮还击声,可能是敌军无炮配合。半小时过后,我第一线步兵在炮火掩护下分别向敌阵地攻击,轻重机枪由疏渐密,战斗趋向激烈。在攻击过程中,困敌占据葫芦岭顶界线居高临下,武器能充分发挥作用,我右纵队受敌火力控制进展困难,仅就地发扬火力掩护左纵队前进,而我左纵队虽有些进展,但敌仍作垂死挣扎。因其得到主阵地炽盛火力支援,致使我军前进经常受其威胁。遂报陆团长从预备队抽一加强连,由副营长率领迂回敌阵地左侧,协同正面攻击。而右纵队除对付正而外,主要火力用来制压岭上左阵地火力点。经过反复冲杀,一度占据敌部分阵地,旋因敌趁我军立足未稳,派出援兵冲下,阵地得而复失,我军伤亡很大,敌亦付出惨重代价。
谭兼旅长观察战况,即令马团长派第二营营长王铁强利用洼地从左侧秘密绕过葫芦岭,附敌侧背,协助第一线迅速突破。这样一来,当陆团左纵队再占山麓阵地时,潜伏在敌侧背的王铁强营长不失时机地突然袭击,致使敌惊惶失措,顾此失彼,乱作一团。第一线步兵齐头并进向葫芦岭猛冲,敌军胆落,分头向山下逃命,仓惶中遗尸多具。陆团长令第二营追击,敌伤亡惨重。尔后第二营进出葫芦岭村庄并构筑工事向松山咀警戒,葫芦岭据点由彭威清第一营防守。日军遗弃的几具尸体都被我当夜抬回,放在指挥所侧边草地,天亮后我去看这些尸体,都很年青,约二十出头,裤带挂有护身符、花红布做成的菩萨、刀叉、调羹等,身旁放有太阳旗。看来是刚从日本来送死的新兵,难怪我们攻击得心应手。
是夜天黑后,指挥所和各团向前推进,次晨继续向松山咀敌据点进攻。谭旅长以第一〇五一团为攻击松山咀第一线部队,第一〇五二团为旅预备队(缺第一营)。马团长一〇五一团挺进葫芦岭东北角,部署第一、第三两营为左右两纵队,第二营为预备队;陆团长亦率第三营进至第二营附近。交换所为保持联络不中断,无需迁动,仅把电话线随军指挥所向前延伸,随时能与后方联络畅通,各团如是。
三、强夺松山咀
松山咀是黄梅西陲的重要据点,地势较平坦,有公路直达县城,附近村落星罗棋布。次日拂晓,按照规定部署,在我对敌实施炮击后,第一线部队即全面展开向松山咀攻击随进。由于昨日胜利的鼓舞,土气倍增。战斗一开始,人人奋勇争先,向敌外围据点猛扑,迭经几次激烈战斗后,敌渐次退入松山咀据点内困守,利用坚固房屋作顽强抵抗。敌在外围房屋里到处凿壁挖墙,重要通道设置障碍物,囤垒沙包,作为据点,构成坚固防线;且利用高屋楼房设置火力点,能充分发挥其优势武器的威力,构成上下纵横交错的火网。致使我军伤亡很大,毫无进展,双方处于胶着状态。
午后,谭兼旅长到达团指挥所,侦知该镇北面房屋较低矮,地势起伏复杂,可利用外围村庄逐次接近敌阵地,立即调整攻击部署:(一)令第一〇五二团派兵一个营隐蔽迂回松山咀北面,组织几组突击队在第一线猛烈进攻中,适时利用机会突然袭击,冲至房屋边缘,纵火烧燃茅屋禾堆,扰乱敌军,乘机突入进行肉搏;(二)集中两团步炮归第一〇五一团副团长陈振元统一指挥,指定每炮专门制压敌两个高楼火力点;(三)第一线部队采取全面佯攻,以吸引敌正面及高楼火力,使突击易于奏效。
为了不失战机,用预备队作重点突破。攻击实施时,我军按预定计划进行:首先第一线部队发扬轻重机枪的炽盛火力向敌墙孔、窗口、屋门扫射,敌也不示弱,以其浓密的火网堵击,火力交锋趋于白热化。我炮兵按指示炮击高楼火力点,有些被摧毁变成哑巴,有些被制压抬不起头来。战斗方酣之际,北面部队奇袭成功,继而冲入,顿时浓烟迷漫,火焰冲天,轰轰的手榴爆炸声惊天动地,敌守军大乱。我预备队乘势向松山咀西南角冲进,与敌逐屋进行争夺,冲杀之声回响在松山咀上空;但正面敌军仍顽强作垂死挣扎。黄昏时,随着我两侧步步插入,正面之敌全线被逼向东南角后撤,但依然负隅顽抗,两军形成犬牙交错、互相对峙局面。斯时敌已势穷力竭,弹药缺乏又无援兵,已成瓮中之鳖。
夜幕垂空后,突然敌分两股沿公路两侧逃命,在松山咀街巷屋角抛下横七竖八的尸体。马团长令第一营沿公路跟踪追击,追了一公里,发现公路两侧小坡有敌军占领阵地用火力堵击,知是从黄梅派出的掩护队,以逸待劳阻击我追击部队。我军因敌情不明且是夜黑,不敢盲目轻率冒进,仅用火力与之交锋。尔后马团长派出军官转达口头命令,饬第一营就地选择地形向敌警戒,待敌撤走后即赶回松山咀内。随后,马团长派部队扑灭尚在燃烧的火焰,清理战场,获得轻机枪2挺,步枪30余支及弹药军用品无数,另有敌遗尸50多具。是夜,马团长令束清第二营守备松山咀,团部率两个营驻扎西面附近村庄,第一〇五二团第一营归回建制。
午夜,区师长打电话给谭兼旅长并转知两团长,大意是:第五二三旅两日来所取得辉煌战绩.总司令表示很满意,已通令嘉奖。并告知:友军第八十四军今日已占领宿松县二郎河镇,明晨由北向南进攻宿松,以期将敌压入湖中歼灭之;我师由西向东进攻黄梅.将敌歼于湖中。师长本人明晨率第五二四旅及第一〇五六团来松山咀指挥所亲自指挥作战。以第一〇五六团一个营接替葫芦岭及松山咀两据点;第五二三旅仍为第一线攻击部队;第一〇五六团为师预备队(缺一营)。是役战绩辉煌,一再获上级通令嘉奖,全师官兵为之振奋。
四、转移大别山
8月20日5时许,忽闻通道几声清脆尖厉的野炮巨响,敌开始向我松山咀驻地炮击。接着,便是万炮齐鸣,呼啸着的各种炮弹,撕破了黎明前的夜空,划出了无数红色弹道。松山咀弹丸之地,霎时红光闪闪,烟雾腾腾,我们与松山咀的联络中断了。原来,敌指挥部得悉宿松、黄梅其守军败绩后,连夜抽调约一个师团的兵力在长江小池口登陆,其先头部队以急行军到黄梅集结,然后配合黄梅敌守军进行反击。松山咀地势平坦无险可守,我军且缺乏炮兵,无力还击,守备部队白白暴露在敌炮火下,不啻坐而待毙。马团长当机立断,即令朱清营长迅速率部撤离,第一、第三两营亦向葫芦岭山麓北侧转移.选择地形构筑工事,准备应战。陆团长在东南段加强防御,吴岭守军即修改射击目标,视地势适当选择要点增补防务。
当敌步兵向松山咀进攻时,才发现我军已据守山麓地带:于是气势汹汹地转向我山麓阵地而来。我守军沉着迎击,待其进入我有效火网时再予以杀伤。敌迭次反复冲击,均以弃尸累累而告终。然敌不甘其失败,即将其炮兵向前推进,放列于松山咀两侧,重新组织大股兵力进犯。中午,敌炮弹像雨点般地洒落在我葫芦岭及山麓两侧阵地上,掩护其步兵猛攻,其气焰如泛滥的洪水汹涌澎湃。我守军沉着镇定,以炽盛火力予以重创,使其付出很大代价。
后在葫芦岭守军掩护下,分别逐步遇到山岭两侧,再凭借顶界线居高临下,继续阻击敌人,使敌屡攻不逞反而伤亡枕藉。斯时,两团电话已撤收,两团长已退到指挥所村庄前缘及大榕树下,仅剩下指挥所经总机至后方师部一条线。不久敌又调集援军再次炮击葫芦岭,有些炮弹飞越上空落在指挥所附近爆炸。谭副师请示师长移动指挥所,师长说:“现下不能移,一动会影响军心,要顶住争取更多地消灭敌人,然后让开正面,两团互相掩护逐步向大别山北撤。我已令宋旅长率第一〇五六团在金镯铺前山岭布防掩护……”。
下午两点多钟,我受领撤收后方师部及指挥所电话线路的任务后,即带副班长刘斌和通信兵简北水到指挥所,见到副师长正和师长通话。我留他们在指挥所等候收线,顺便向前线走去,见马团长正指示第二线人员北撤,陆团长正站在大榕树下沉着指挥,阻击敌人。此时,岭上我军轻重机声如过年炮竹,密响不停,予敌相当杀伤后,部分士兵从容撤下,并迅速占领阵地待敌。我转回指挥所时,见副师氏和参谋主任谭屏昭已离开,两位通讯兵正在收线,我跟在他们背后走着。突然一发炮弹擦过我的脚边,超越向前30米落地爆炸,继而一连串重机枪弹扫射而下,使池塘水面发出弹铅入水的“主、主、主”之声,溅起雪白耀眼的浪花。刘斌右腿中弹,鲜血如注,简北水弹穿左背,血染军衣。我立即跑向前,解下脚绑将刘斌右腿用面巾敷以脚绑扎紧,再向简北水走去,见子弹由背后捆筒毡穿入左肋,子弹头半露:皮肤外面。我用手抚摸一下后说:“不要紧,你们快到收容所敷药。”他们走后,我挂起电话机,独自收线。
不久,见后面撤收士兵迎面而来。撤收完毕,我带他们向后转,走到大路口,见唐培云班长带着士兵及电机器材在路旁等候。在这期间,篇一〇五一团已向北撤走,第一〇五二团按计划掩护团主力撤出。敌军追击只发了十多枚炮弹,扫了一阵重机枪,战场上突然归于一片宁静。仿佛前日之激烈冲杀,响彻云霄枪炮声,恍若南柯一梦。当我们通过第一〇五六团防区时,见战士们紧据手中枪卧倒,目光凝视前方。收容所已撤离,过了金镯铺。见师直属队已集合在大路旁准备出发,我问连长:“见到刘斌、简北水吗?”他答:“已转送后方医院了。”5点多钟,队伍向大路西走约一公里,即转北上岭坡。黄昏时,宿营街山林野村。
天亮前部队卫派员来报:“发现敌有很多车辆马匹,像长蛇一样从金镯铺至葫芦岭沿大路排列,现正在休息。”师长带着参谋长和参谋处长爬上高坡用望远镜一扫说:“是敌人的重炮及野炮队。”处长接着说:“用炮轰吧?”师长微笑着说:“步兵炮能打四公里,这次我们撤退目的是保存实力,准备进行长期抗战,对方既是重炮队必有步兵掩护,乱捅马蜂窝,若有过失,实难交代,算了吧。”饭后继续赶路。三天后进人鄂皖交界大森林,因缺乏粮食一天只能吃一餐南瓜充饥。露宿了两夜,旋奉命开赴英山。因吃南瓜脚软无力,费时三天才于1938年8月28日抵英山。
斯时广西人杨德华被委任英山县县长。他率领县府职员夹道欢迎部队归来。师部及直属队驻北汤池一带,第五二三旅宿于城外村落,第五二四旅进入山口内驻扎。第一七六师,参加武汉会战的外围战斗,就此告一段落。
不久,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从浠水经英山撤入豫、鄂、皖边区大别山区,布置建立游击根据地。事先令第一七六师开入核心地区占据皖西南霍山县、金寨县各重要关卡,保护总部安全进入。过后除留宋世科旅长率第一〇五六团在原地外,第一七六师复出英山负责保卫大别山西南门户,在英山度过1939年春节。尔后,调赴安徽省岳西县,奇袭安庆又取得辉煌战果,这是以后之事。
(1989年)
本文选自《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上)》
 
文字:梁德家图片:无
编辑:陈结根审核:万岳归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