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师参加徐州会战经过

文章来源: 《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上)》    发布时间: 2022-05-27 09:22:07    浏览量: 4961
梁德家
(时任一七六师通信连少尉排长)
一、调赴徐州
1938年元月下旬,区寿年的第一七六师从淞沪战场撤人浙江于潜县(今潜阳)守备后,旋奉廖磊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命令,饬即日转移防区经淳安到衢州集结,由南浔铁路经九江赶赴台肥参加徐州会战。
当时总司令部驻节浙江桐庐县支夏镇,所属各军师均向金华车站集中,然后乘车开赴合肥。元月25日第一七六师由于潜县河桥镇起程,几日来北风怒吼,雨雪交加,致使道路稀烂、行军迟缓,历时三天才到达山区淳安县。次日清晨出门即爬坡越岭,直至午后3时才翌达山路口顶端。下山后再走数里即进入宿营地。次晨继续行军两天,于元月30日(适逢农历除夕)午后4时,先行人员首抵衢州河对岸沙滩休息待命。
这时下着蒙蒙细雨。衢州一带河水突然暴涨,昔日临时架的小木板桥已为河水冲歪,过桥有危险,只好徒涉。值此隆冬腊月,北风凛冽,水寒砭骨。夜幕悄悄降临,部队陆续到达,区寿年师长吩咐徒涉。斯时雨越下越大,夜越来越深,天地水简直无法分清,河岸周围一团漆黑。战士们迅速脱下长裤,捆好包袱扛着枪杆,一窝蜂拥向水边,毫无畏缩地冒着严寒顶住彻骨之痛淌过了河。过河后,各连集队清查人数,立即冒雨摸黑向车站走去,沿街居民都紧闭门户,几无行人。抵车站后在圩亭休息,官兵棉衣多已湿透,饥寒交困,疲惫不堪。给养由师部向县府统筹,各连分得些木柴及小鱼干即生火煮饭,战士们围着灶炉烘衣取暖,谈笑风生,显得很乐观。天亮开饭,两餐并作一顿吃,另煮一餐在车上用。
中午列车开来,除师都有一硬席车厢外,其余都是光头车厢。雨仍不断地下着,风仍不停地吹,但战士们精神饱满,心情愉快地上了车,在风雨交加中高歌前进。夜幕降临,雨点化为飞雪,飘飘荡荡从天上降下,如仙女散花临空随车欢送,既难舍又难分。午夜气候骤寒,棉衣冻结,寒气直透心坎如刀刮皮,如锥刺骨。但战士们都在议论:不屈不挠的中华民族儿女,为救亡图存而抗战,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何惧这区区的环境折磨?英雄的战士们就这样又忍受了一个不眠之夜。清晨列车越过鹰潭,突然云霁天开,东方天际露出温暖的阳光,官兵们蹦跳起来,面对灿烂的阳光欢笑,准备再迎接一个光荣伟大的战斗。下午3时车抵南昌,即下车过桥到北站煮饭,饭后即上车休息。由于两夜来未合一眼,大家已疲惫不堪,一躺下就顷刻飘然人梦,天亮醒来时火车已抵九江站。大家匆匆下车渡江至小池口在孔垅休息一天。次晨继续向黄梅、太湖、潜山、桐城、舒城挺进。2月11日,到达合肥。
二、守备合肥
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驻节合肥城内,所辖各军师(除第一七四师外)均已先后到达,第四十八军军长韦云淞已调第三十一军任军长,遗职由总司令廖磊兼。第一七六师副师长凌压西升任第八十四军第一八九师师长,遗缺由谭何易接任,我师到达合肥前.津浦铁路南段敌军已占据蚌埠、凤阳、临淮关及定远等地,目前与我大军对峙于淮河南北两岸,双方战斗正在激烈进行。我集团军共有五个师兵力,除奉命固守合肥城外,兼负牵制淮河南岸之敌,以策应淮河北岸友军作战并相机截断其津浦路南段运输线之任务:总司令部的作战部署略是:一个师在淮南铁路北段监视蚌埠正面之敌,另一个担任对长江裕溪口的警戒,其余两个师控制在合肥附近。
我第一七六师奉命担任合肥东北定远至全椒之线守备任务。区寿年师长受命后,即移师部于合肥东三十里铺。以第一〇五一团监视定远之敌防其南犯,并牵制其侧背,相机袭击其正面据点;以第一〇五二团进出古河、全椒之线游击,威胁滁县敌军运输线,相机截断其补给供应,以减轻淮河北岸我守军的压力。
3月中旬,敌军集中一个师团兵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强渡淮河,我北岸守军予以迎头痛击,战斗空前激烈。我第一〇五一团与友军配合突然袭击水家湖至朱家湾定远之线敌军据点,牵制并威胁蚌埠敌军之背。该团曾一度攻入定远城,逼使敌军抽调兵力固守。我第一〇五二团挺进至津浦铁路南段沿线,虚张声势,作进攻滁县姿态,以策应北岸守车反击。我淮河北岸守军乘势奋起反攻,经过反复冲杀肉搏数次,除将部分偷渡敌军歼灭外,余部全被赶回南岸,而我军亦伤亡惨重。
4月中旬,日军源源不断地从各方面抽调兵力集结蚌埠,以期突破我军淮河防线。然后北上,配合其西进和南下的两路敌军合围徐州,企图一举歼灭我徐州野战军。鉴于淮河北岸我守军力量单薄,而目前合肥地区敌情尚无变化,为了加强淮河北岸防务,第二十一集团军奉命除留第一七六师守备合肥外,主力硼赴淮河北岸布防。尔后由安徽省保安司令部派一个保安团归第一七六师指挥(泼团后来改为第一七六师第五二四旅第一〇五六团)。
区寿年师长受命后,深感职责重大,兵力单薄、以我军的装备要固守合肥城,只能利用地形的有利条件,采取在城内以一部兵力同守,与在城外以主力打运动战相结合的战法。于是,师长即率领各团长及幕僚人员侦察合肥城内外地势。合肥城墙高耸坚固,城外东北面有淝水河沿城墙环绕,城内西南面有很多沼泽池塘互相交错连绵密布,所以合肥是个金城汤池、易守难攻的古城。域西十余里有大小蜀山可作依托,有公路直通六安地区(区师长经详细实地侦察后,决定守备合肥城的作战部署如下:(1)第一〇五一团副团长覃振元率该团第一营及保安团一个营为合肥守备队,即开始构筑城防工事固守。(2)马伟新第一〇五一团(缺第一营)为城北地区机动队,活动于下塘集、八半岭之线,监视蚌埠之敌。(3)第一〇五二团(缺第三营)为城东区机动队,进出古河、古城一带,向津浦铁路方向游击。(4)保安团(缺一个营)为城南地区机动队,挺进柘皋附近,向长江裕溪口警戒。(5)第一〇五二团第三营为师预备队随师部行动。(6)各机动队的活动范围以合肥为核心,主要任务是保卫合肥,根据敌情的变化,相机采取运动战或游击战以策应城内守军有利为目的。
三、驰援蒙城
5月7日,第一七六师奉总司令部命令,饬将合肥守备任务交第三十一军接替,随即北上徐州归还建制:是夜交防毕,于8日各部队到达下塘集集结,准备翌晨动身北上。午夜忽接总司令部急电,饬我师星夜驰援蒙城,以解友军第一七三师第一〇三三团之围。师长即饬第一〇五二团为先遣队马上造饭,束装待发,饭后起程驰援,第一〇五一团天明6时出发,随先遣队跟进。直属队天亮后起程。是日鸡鸣即起,天空黑幕沉沉,乌云弥漫,细雨纷纷。饭后部队已排列在马路边候命,师长到来时即以强行军的速度冒雨急进,中途大雨倾盆,道路稀烂,队伍仍在风雨交加中马不停蹄向。抵寿县时虽风息雨停,但夜幕已悄悄降临,部队宿于城郊。是夜先遣队亦赶至凤台乡村宿营。
10日天气转睛,万里无云,部队继续赶路。师部通过凤台后,即发现三架敌机沿途低空侦察,时儿俯冲,时儿投弹,企图寻找我军行动目标。师长素来对防空要求很严,常说:“开警即就地卧下不动,即使敌机扫射或投弹亦不许乱跑,否则枪毙!”是日有两种类型敌机出现,双翼机细小,单翼机较人,每小时互相交换侦察,我军虽不暴露目标,但经常受其干扰,致使行军迟滞:部队抵下集时,暮云低垂,四野苍茫.师首长和幕僚在村外空地架机与总部联络。部队进入村庄宿营时,突然敌三架单翼机迎面临空飞来,盘旋一周,投下十多枚炸弹,即迅速遁去。我们师通信连士兵伤亡5人,其他各连伤亡亦不小。
不久,连长走来对我说:”现有重要任务,你立刻到师部去。”我到了师部,参谋处李处长对我说:“蒙城今日午后已沦陷,第一七三师第一〇三三团因弹尽援绝,全团官兵壮烈牺牲,凌云上团长仅率数名士兵冲出,幸免于难。沿途房屋多遭敌机炸毁,中午敌派大队骑兵向我先遣队拦腰袭击,旨在堵截我援军解蒙城之围。我先遣队一时立足末稳,逼得稍向公路左撤。现该城已失守。我师奉命调整部署,目前笫一〇五二团联络不上,恐电台遭到破坏。现有一封紧急重要命令,由你带几个武装兵送交陆团长。”师长插话说:“限今晚l2时送到,尔后随陆团行动。”李处长继续说:“你的任务主要是送信.尽量避免与敌人接触,不能沿公路走,恐遭遇敌人,要沿公路左侧走,注意避开村庄,以免惹起狗吠。陆团离这儿约30里,要保持向北走就可以找到。现在6时30分,快回去准备再来取信。”我立即回连挑了一个班长和三名壮健老兵吃些炒米,饮了水,各带一支手枪、两枚手榴弹,轻装到师部取了信,即匆匆就道。
黑夜降临了。我边走边将任务向随行士兵说明,要求他们做到行动机警,胆大心细,脚步静肃,遇敌要沉着隐蔽或避开,没命令不准乱放枪,并把人员分为两组:我率一人先行,班长带一人在后跟进,中间派一人作联络,两组保持20米距离,进退停止看我手势行动。皖北地势系开阔平原,小麦正待收割,天上无星光到处是漆黑一团,北向难辨,仅凭观察周围环境,踏着麦地.逐段摸索前进。这样连续走了四个多小时。突然,前方远处有一道白色弧光来回划破沉寂的夜空.我即停下观察,判断是敌人的警戒防区,立即率部向左绕道前进。约再走半小时,忽然听到沙沙的脚步声,有人踏着麦杆向我侧方走来,我示意士兵蹲下,同时用两广白话问:“边个”他亦用白话答:“便衣队”听口音知是一〇五二团士兵,再问:“团在哪儿?快带我去,师长有重要命令给陆团长。”
15分钟后,我们到达团部。陆团长睡眼惶松地站起来,我递上公文。他看后说:“你们吃了饭吗?”我答:“没有。”他说:“我通知部队煮饭,准备三点多钟转移,现师部已移动,你随团部行动,明晨再回师部。”是夜,该团向西北方移动,作大迂回绕过蒙城。天亮红日初升即宿营,我带着士兵回到师部。尔后三天为了隐秘行动,连续夜行晓宿,直到涡河西南楚店集、蒋町集一带。
四、夜渡涡河
5月15日,集团军总司令部饬我师横渡涡河进出浍河西南岸.对宿县之日军警戒,保卫战区司令长官部安全转移。区师长受命后,即饬第一〇五二团为左纵队,于当晚8时在西阳集首先渡河挺进至板桥集一带,向宿县方面警戒,掩护后续部队相继渡河。第一〇五一团为右纵队,10时继左纵队后渡河,进出曹市一带,向宿县警戒.16日黄昏后,两纵队齐头向浍河推进。午夜师部抵达西阳集河滩,各团已于头晚先后渡过,两岸显得沉寂。此时,各团正相继渡过浍河。浍河河宽40米,水深约l.5米,渡船五六只,船尾各悬一小灯,每船可容10余人,河床底部多为砂砾石滩。按次序先头部队开始上船,秩序静肃。两人合力撑篙,来回非常迅速,但闻竹竿铁尖撞石发出“喳喳”之声。沿途到处遇到一群群各自逃难的贫苦农民,携老带幼牵着老黄牛拉着破车,急急忙忙离乡背井,连金黄色的麦子都来不及收割,他们将何以为生?
部队到达新警戒防区后,日间派出便衣小组沿河游动。夜间以营为单位在营地15公里范围内像夜行军一样武装来回巡逻,按师、团、营如纸扇形纵深展开游动,直至天亮,为的是保卫、迎接战区司令长官部安全通过。5月20口,待长官部渡过涡河,安全向西转移后,第一七六师方于22日撤离浍河警戒防区,再转回渡过涡河,然后从容向西撤退。因连日来细雨连绵,沿途道路经先行撤退的部队踩得泥泞不堪,行军迟缓,两旁碧绿青葱的高梁糟踏很多。途过阜阳时,城内已成一片焦土,月底到达河南固始县休息准备整编。
7月初,第一七六师改编为2旅4团制,区寿年升任第四十八军副军长兼第一七六师师长,军长仍由廖磊总司令兼。师下辖第五二三旅旅长丘清英(未到职),第一〇五一团团长马伟新,第一〇五二团团长陆代隆;第五二四旅旅长宋世科(合肥人,安徽保安旅调任),第一〇五五团团长周益雄(尚在广西组建),第一〇五六团(由安徽保安团改编)团长×××。8月初,全军开赴鄂东,准备参加武汉会战。
(1989年)
本文选自《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上)》
文字:梁德家图片:无
编辑:陈结根审核:万岳归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