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一七六师参加淞沪会战经过

文章来源: 广西人民出版社《新桂系纪实续编(三)》    发布时间: 2022-05-27 09:09:00    浏览量: 7188
梁德家
(时任一七六师通信连少尉排长)
 一、请缨北上抗日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新桂系第176师是1936年两广“六一”事变时组建,原是“一·二八”上海抗日有名的十九路军旧部,素称勇敢善战,闽变后流散各地,尔后由师长区寿年召集组建,编入第四十八军建制,军长是韦云淞,该师副师长是凌压西,参谋长是温克刚。斯时我奉调该师通信连任少尉排长。该师下辖三个步兵团第一零五一团团长谢鼎新,第一零五二团团长褚兆月和第一零五五团团长马伟新。1937年9月中旬,各部队组建完毕,在南宁分批由轮船拖运至广州。师部及直属连队离邕时,广西军政领导,各机关团体及南宁群众到码头热烈欢送。轮船启动时,万头攒动互相挥手致意,然后船队按次序浩浩荡荡像一条长龙首尾相接沿邕江由西向东顺流而下。
10月初到达广州近郊休息待命,两天后的晚上搭火车去武汉,由于沿途军运频繁,敌机经常骚扰,火车时停时行,10月上旬末抵武汉。稍事逗留,继续征程,这时天气已感微寒。车站内外人山人海,黑压压的群众擎起五彩旗帜高呼口号欢迎,青年学生高唱抗日战歌,群情沸腾,声彻云霄,部分学生进入车厢里分赠糖果、饼干、香烟、面巾慰劳品,较年老的送给卫生衣或棉背心。车启行时群众竖脚引颈摇旗相送,官兵挥手致意深受鼓舞,斗志倍增。车到郑州见很多列车从徐州开来,一部分往西安方面另一部分去武汉,听说都是从上海来的伤员。我们过了徐州转向南京,渡江后赶赴淞沪战场。沿途几次遇上敌机,由于隐蔽得当,未受损失。10月16日夜抵无锡车站,见到很多伤员待送。下车后知部队已在上海投入战斗。我师是最后到达的,立即星夜走乡道赶赴战场。为了防空,天亮前造饭休息,黄昏饭后起程,鱼米之乡的群众,爱国热情高涨,妇女们自动帮忙担水、洗菜、烧火、煮饭,慷慨慰劳,男青年们踊跃到前线参加担架队,他们的热烈行动更使我们感到保国守土是军人之天职,赴汤蹈火,义无容辞,部队继续夜行晓宿马不停蹄。于10月19日夜,师部到达南翔镇附近村庄休息待命。
二、血战陈家行
10月20日第四十八军奉命接蕴藻滨以南至陈家行一带防务,以我军为主力向正面之敌反击,加调一重炮营支援作战。陈家行有数百户居民,“八·一三”战事爆发后被敌机炸得破烂不堪.居民均已逃离,留下的房梁、砖块,部队用来构筑防御阵地,有掩蔽部、交通壕等,相当坚固。阵地前有一片平坦棉花地,由于我军作战地境狭窄,正面仅能容纳一个师兵力。作战部署是:以第一七四师为第一线玫击部队。第一七三师接替川军防务,固守原阵地,支援第一线部队。我师有一个团尚在行军途中,故编为预备队,在原地集结待命。
黄昏时第一线攻击部队仓促进入位置,准备午夜开始反击。我军左翼为粤军第六十六军,右翼是我第七军一部。淞沪战场日军全盘掌握制空权,日间敌机盘旋侦察,对我军阵地、村庄进行威力搜索,发现目标即投弹轰炸。为避免无谓牺牲,师部严禁士兵用步枪向敌机射击,夜间煮饭要注意遮蔽不得暴露火光,天亮饭后要迅速离开驻地村庄,往竹林疏散隐避,各人要挖防空坑藏身,天入黑再转回来煮饭休息,驻地平静地过了几天。
10月21日午夜,密集的炮声隆隆不绝,是我军向敌阵地炮击,半小时后东北风吹来,隐隐可闻如烧纸炮的重机枪声,我军全线开始攻击了。攻击前师长已通知各团长要对官兵作动员,激发爱国热情,提高士气,为民族争光。斯时师长正对直属队官兵谈他对日作战的经验体会,鼓励我们英勇杀敌,一定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黎明前密集而猛烈的远射程炮向我方射来,师参谋说:昨夜我军发起总攻击,士气旺盛,个个奋勇争先,进展迅速,占领了敌一些据点,向敌主阵地攻击时,敌工事坚固,火力强大,中途受阻,伤亡惨重,无法接近敌阵地,后决定采取强攻,全线以连为单位挑选勇猛敢死战士组成几个突击组、爆破组作连续反复冲击。其余为掩护制压敌火力点,支援冲锋。以发射信号弹统一行动。战斗中虽战士用命,猛烈冲杀,前仆后继,可是敌军占据有利地势,防御阵地坚牢,火力封锁严密,我军屡发起冲锋,均未奏效,士兵伤亡过半,终于失败。其主要原因是仓促反击,不谙敌情及其阵地火力点配置所致。军长了解情况后,即令第一七三师就地掩护第一七四师撤退。是日晨浓雾蔽日得顺利转移,但许多重伤官兵,无法抢救殊为痛心。
敌人乘势步步进逼我军阵地,为侦察搜集我阵地火力点的布置,派出了小部队向我阵地攻击,作试探性的威力搜索,我军沉着不予还击,待其进入我火网时,突然予以射击,敌伤亡仓皇溃退;但敌仍不甘心失败,从新再组织小部队向另一方面攻击,亦受到同样的重创。黄昏降临时敌停止进攻,双方暂处对峙状态。次日敌集中优势炮兵猛烈炮击我阵地,飞机在上空盘旋侦察,低空扫射,投弹我阵地。我除留少数兵力监视警戒外,其余进入掩蔽部内严阵以待。当其步兵在炮兵、飞机掩护下向我阵地进犯时,我军从掩蔽部迅速沉着迎击,在我有效射程内以炽盛火力予敌以重创。敌不支急忙败退。不久再次进犯,我守军士气旺盛,不馁斗志,顽强抵抗,战斗越趋激烈。敌一而再再而三发起冲锋,均不得逞。午后,敌加强兵力,作第四次进犯,我军奋不顾身与之拼搏,双方伤亡惨重,阵地曾一度被敌冲破,适我友军预备队增援,稳住了阵脚,经过反复较量,敌不支纷纷溃退,阵地失而复得。24日晨敌又以强大重炮密集炮击我阵地,炮弹如暴风雨般落在阵地上,飞机在我上空疯狂地轰炸,敌气球在上空为其炮兵观测、指示目标,炮声、炸弹爆破声,震耳欲聋。顿时,上空硝烟密布,烈火冲天,我防御工事受到严重毁坏。其步兵在机械化部队开道掩护下倾巢来犯,主力沿蕴藻浜南岸向我左翼阵地猛攻,其势极其凶猛,我军不惜牺牲,顽强拼搏,浴血奋战,终以伤亡惨重,后援不继,部分阵地为敌突破,军长即令第一七六师区师长派兵一团收复阵地,区师长令第一〇五一团谢鼎新团长率部收复,该团官兵多是十九路军旧部,即紧握手中枪装上耀眼的刺刀,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入侵之敌冲杀,经过反复拼搏,敌慌乱一团,纷纷向来路溃逃,失地立即收复。是役中校团附重伤,一营长阵亡,下级官兵伤亡惨重。
不久,敌调集兵力再次扑来,我军沉着迎击,火力交锋白热化,双方伤亡惨重,但我战士斗志昂扬,誓与阵地共存亡。接着敌人以强大兵力冲入阵地,进行白刃战,我方兵力较薄弱,渐显不支,在千钧一发之际,谢团长率领预备队从敌侧翼插入正面,战士乘势猛冲,敌惊慌失措,狼狈弃尸逃命。这次战斗,谢团长不幸中弹殉职。区师长即令师部副官处处长蔡朝琨接任团长,并令第一〇五五团马伟新团长率部增援,加强守备,以振士气。第一〇五一团守军几度血战,虽疲惫不堪,得第一〇五五团增援,士气大振,个个抱定为谢团长报仇的决心。而第一零五五团战士也是个个摩拳擦掌,誓为阵亡战士报仇,斗志激昂。敌经两次失败后仍不甘心,再集中炮兵、空军优势猛轰猛炸我阵地,掩护其步兵前进,此时我军除留警戒监视外皆蔽入掩体,待其炮兵、空军不能发挥威力后再进入阵地,以逸待劳沉着应战,待其步兵到达我预期火力之位置时,突然轻重武器并发,使敌人倒马翻,当接近我手榴弹威力圈时,再以手榴弹对付之。这时敌伤亡惨重,但仍向我阵地冲来,形成敌我刺刀相拼的白刃战,其惨烈之状难以形容。战场上敌终遗尸遍野,到处七竖八横,生还的挟着尾巴逃之夭夭,再次以失败告终。这场战事,可痛惜者,接任不到半天的第一〇五一团蔡朝琨团长,在战中阵亡,另一营长重伤。马伟新一〇五五团中校团附及一营长牺牲。第一〇五一团谢鼎新团长殉国,全团官兵伤亡三分之二以上,马团亦伤亡过半。区寿年师长既为多年袍泽光荣为国牺牲感到自豪,也为一日间阴阳分道而悲痛得潸然泪下。入夜,清理战场,敌遗留不少重伤兵,战士们出于强烈复仇心理,刺杀之以泄愤。夜幕降临,后方救护队纷纷到来抢运伤员,迅速掩埋尸体,战士们仍气冲斗牛志不稍馁,鼓起精神星夜修补工事以备消灭更多敌人。但第一〇五一团官兵牺牲惨重,士兵疲惫不堪,极需整理。由第一〇五二团(褚兆月团长)接替一〇五一团防务。该团暂编为一个营,任庞威清为营长作师预备队。这一战役,并肩作战的友军桂系第七军,粤军都同样为保卫国土而作出重大牺牲,如第七军在这—战役中六个旅长三死两伤。
三、转进苏州河
10月25日大场失守,我军防线突出,右翼失去依托,我师奉命撤至苏州河南岸守备。区师长令第一〇五二团褚兆月团长掩护前线转进。当撤移时,敌派出小部队跟踪追来,我第四十八军己严密部署作有计划之撤退,诱其深入,从两侧包抄将其消灭。不幸的是在歼灭战中,褚兆月团长光荣捐躯。遗职由该团中校团附陆代隆升任。我师过桥后即将桥梁拆除,把木材作防御工事用。师以南翔镇为中心,利用苏州河作屏障,沿河岸构筑防御阵地。师长对淞沪地形甚为熟悉,对易于敌偷渡登陆点,构筑纵深配备,以火力制压。10月底,敌重炮连续炮击我沿岸阵地数百发,守军除留警戒外,悉数进入掩体。一掩体被敌击中,营长和两名士兵牺牲,继而敌机掩护步兵乘橡皮艇强渡过河,河对岸之敌以炽盛火力支援,我军凭借工事沉着迎击,将敌予以重创,将强渡到岸之敌全部歼灭,此役我军亦有伤亡。此后敌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双方呈相峙状态。
四、掩护集团军转进
11月10日奉最高统帅部令,我军作战略转移,第一七六师奉命掩护本集团军撤退并负责收容落伍伤病人员。师长令第一〇五二团(陆代隆团长)为后卫,负责掩护及收容任务。第一〇五五团(马伟新团长)为前卫,庞威清营随队行动。待集团军各军、师安全撤离后,师部于11日夜按部署撤离战地,当行进到公路交岔口时.在漆黑夜里,朦胧中见到部队争先恐后,互相挤压匆匆西去,途中有些桥梁为敌机炸毁,许多车辆和重炮被弃毁,拥塞于途,且道路泥泞,行动艰难。后卫在撤退中,经常有小股敌人追来,部队不得不奋起抵抗,增加人员伤亡。沿途不少掉队士兵和伤病人员,还有出逃的难民。
天亮后敌机沿途扫射轰炸,顿时血肉横飞哀声遍野,惨不忍睹。这时我师沿公路两旁荫蔽分散前进,伤亡虽少,但行动受阻。队伍过了太仓,一股约三百人的轻装敌人从东北方向急促奔来,陆团长即派部队迎击,敌人初认为我们是零星落伍的部队,双方战斗激烈。师长得陆团长报告,即令通信连架线通话。连长派我带兵一班从中段架设,另一班由师部接中段,很快就通了。我到了团部听到枪声很密。尔后情报说,后面一小股约数十敌人跟踪追来,陆团长又派兵堵截。我转回师部见路边一棵大榕树下,师长躺在地上熟睡了,副师长和温参谋长坐在电话机旁,接听各方面的情报。经过战斗,敌知我们是正规部队,不敢碰硬,即逸而去,部队经常熟抵无锡。连日来均遭敌仇轰炸,到处房倒屋塌,黑烟缕缕,余火未尽。有些成为颓垣断壁,一片瓦砾,显得极其凄凉悲惨。到无锡后,沿太湖边向宜兴、到广德,在广德休息一天,补充给养。当时后勤部在广德设有收容所和兵站,收容我军及其他部队的伤病人员,次日翻越天目山脉,月末到达浙江孝丰县一都镇整编。将剩下的四个多营兵力,暂编为两个团,第一〇五一团和第一〇五三团,开赴于潜县(今潜阳),负责该地区守备向杭州警戒。
1938年2月初我师奉命绕道经九江转入皖境到合肥参加徐州会战,在一七六师在区寿年师长率领下,参加淞沪战役历时二十天,将士用命,浴血奋战,屡挫顽敌,双方伤亡惨重。全师官兵伤亡超过大半,军官团长以下八十余员阵亡,其中团长三人,副团长两人,营长四人。可见战斗之惨烈。
(1989年4月)
(本文收录于广西人民出版社《新桂系纪实续编(三)》,2006年11月第1版,广西政协文史委编  ISBN 7-219-05321-5/K.0006)
文字:梁德家图片:无
编辑:陈结根审核:万岳归宗